奶罐➿

【生姜】签 (番外)

念念不忘 必有反响
超级喜欢这句话了💕

🍥붕어빵:

一碗西柚茶:



* ooc
* 文笔如屎




说好了不写续结果emmmm
好的吧piapia打脸






尹智圣回到家楼下的时候已经近十二点了。




院子里的一切都仿佛陷入沉睡,四周静悄悄的,唯有头顶的路灯还清醒着,暖黄的灯光倾洒在他身上于地面形成一个温柔而模糊的倒影。




在临近单元门的时候,他减缓了脚步抬起头。此时已经很晚了,大部分住户早就熄了灯进入梦乡,只有零星几个窗户还亮着,在一片漆黑中格外惹眼。




尹智圣的眼睛逐渐弯成了月牙。




而其中,就包括四层从左往右数第二个屋子。




那是他和尼尔的家。









轻手轻脚打开房门换上拖鞋,尹智圣脱下大衣走到客厅。客厅亮堂堂的,房间明显比自己下午走之前整洁干净许多,餐桌上摆着用保鲜膜包好的晚餐,里面有自己最喜欢吃的拌饭。而丹尼尔,毫无例外的又一次趴在桌上睡着了,头枕着手臂只露出小半张脸,闭上眼睛的模样格外乖巧温顺。




明明熬不住还要等自己回来…尹智圣看着他睡熟的脸无奈又宠溺地笑笑,一边将大衣折好放在椅背上。




他跟姜丹尼尔说过很多次,本身就是晚班路程又远回来肯定都半夜了,可丹尼尔就是不听,说什么也要等他回来再去睡。




“怎么这么倔呢,你也忙了一天明天还要早起精神状态能好吗,再说趴着睡觉也不盖上点儿感冒了怎么办…”一次说烦了,尹智圣直接一个爆栗敲在姜丹尼尔脑门上。




“我才不会生病呢…”姜丹尼尔揉着脑门小声嘟囔着,“我就是想多看看哥嘛…哥周末总是加班平时又和我工作时间颠倒只有这个时间才能看着你说说话…”神情像极了一只委屈巴巴的大狗狗。




尹智圣清楚他的言下之意。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移开目光起身去餐桌,借着倒水喝假装没有听到。




虽然那是丹尼尔第一次表露出来,但尹智圣清楚得很,自己因为工作冷落了丹尼尔,他一直在忍耐心中的不安和孤独。这次复合以后,自己的心肠确不像之前那样软了。他不再对丹尼尔百依百顺,尽管大多数时候还是会微笑地应着,可在已经打定主意的事情上即使丹尼尔撒娇或露出委屈的样子自己也会毫不动心。




尤其是工作这件事。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喜欢辛苦劳累,也不是因为自己不如之前那般爱丹尼尔了,只是他不再像两年前那往对爱情毫无保留一往无前。他必须给自己提供更多选择,以保证即使悲剧重演也有退路可走——不能再跟上次一样花掉手里仅剩的现金回到老家,带着满身的疲倦狼狈和一无所成在父母面前难以开口。




虽然丹尼尔比以前更黏他了,虽然丹尼尔现在更加成熟沉稳事事都会为他着想,但人心难测,他不知道今后的生活又会出现什么变化。




说到底,两个人可以破镜重圆,但心里的伤疤却始终会留下或深或浅的印记。他需要自己在这个城市站住脚,不依靠任何人也能生活下去。











尹智圣绕过桌子来到姜丹尼尔身边,捋了捋他头上翘起的两缕头发刚要将他叫醒,却见他手肘下压着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旁边还放着一支笔。




是在写什么东西吗?




尹智圣低下头细看,原来是一张杂志内含的调查问卷,标题为大大的“再聚清水”四个字,开头有“认真填写后将本张纸寄回杂志社便有机会获得日本京都免费双人游机会”字样。




都什么年代了杂志里还有这种东西?不是,应该说还会有人填这种东西?莫不是等自己的时候太无聊打发时间用的。




但横线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字,一笔一画相当工整,显然丹尼尔是上了心的。好奇心驱使,尹智圣轻轻将纸从丹尼尔手臂下抽出来,拿起来细细地看。




问题一:你去过日本京都的清水寺吗?




“去过。”




这个尹智圣知道,他们相遇的契机就是日本之旅,清水寺他还求过签。




问题二:你去过几次?




“两次。”




嗯?看来是相遇之前或者分手的那段时间还去过一次?自己倒是从没听他说起过。




问题三:你是否在清水寺求过签?你相信吗?




“求过,相信。”




噗…尹智圣乐了出来。这人,为了得奖什么违心的都说。求没求过签他不知道,但据他了解姜丹尼尔最不信神佛了,之前没分手的时候两人出去玩也去过一些庵馆寺院,从没见他在任何一个地方拜过上过香只是站在门口等着自己。




待会叫醒他可得说说,不诚实可不好。




问题四:如果你相信,你觉得它准在哪里?对你的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如果不相信,请跳过此题)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它是这样告诉我的。




那个时候我正受着十足的煎熬,因为我逼走了一个总是温柔地看着我,包容着我,愿意把天上星星都送给我的人。我到处找他,想弥补他所受到伤害,想给他我全部的爱,可他却像人间消失了一般无迹可寻,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以前一直觉得事在人为,只要努力去做没有什么是改变不了的。可是我错了,即使后悔了想明白了努力去做了,即使我想向他道歉,想给他一个吻,可世界这么大,不会有人告诉我该以怎样的速度生活才能与他再次相遇。但是它一下让我有了希望,所以我愿意相信,愿意等,虽然像一个缥缈的梦,可就当是对我的惩罚和考验吧。如果我畏缩放弃,又怎么爱他呢。




没有他的日子,时间真的太久太难熬了,于是我总想象着他回到我的身边后会怎样。他很会做饭但总说厨房太小施展不开,所以我努力工作升职加薪以后若真的提出来就可以马上换一个大房子住;我可能又会在心不在焉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抽烟,这样他又要皱着眉担心了所以我把烟戒了;他有时也会很晚下班,这时就需要我出马给他做一顿丰盛可口的晚餐,所以我努力学做了一些他爱吃的菜,这样他就会摸摸我的头笑得温柔…




就这样突然有一天,没有任何预兆,他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三年时间虽然久了些,但他最终还是来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很满足。”




问题五:对于清水寺,你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




“感谢神明赐予我这个机会,我才能像童话般一直幸福到故事结尾。”




“我很幸运。我会永远爱他。”









良久,尹智圣将纸放回桌子上。




他吸了吸鼻子,轻轻摇了摇姜丹尼尔的胳膊,“尼尔,醒醒…”




“嗯?…”丹尼尔慢慢抬起了头,半闭着眼看向他的目光依旧迷离,“哥你回来了啊…吃饭了吗,今天做了你最喜欢的…”他转过身来仰起脸,眯着眼睛露出一个大大傻傻的笑,仿佛一个做了讨喜的事等待大人夸奖的孩子。




尹智圣突然凑上前捧着他的脸重重地亲了一口。




“哥…?”他平时鲜少这样主动,丹尼尔着实吓了一跳一下子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豆豆眼睁得圆圆的,在看到尹智圣泛红的眼圈时更是慌了神,急忙站起身扶住他的肩低下头凑近看,神情满是紧张和关切,“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么?还是在哪儿受了委屈?”




“不是…”尹智圣哽咽着,声音憋憋的带着颤抖。他伸出胳膊环住姜丹尼尔的脖子,将头埋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强压住眼前不停上升的水汽。




“哥是不是工作太累了…要不明天请个假我陪陪你,或者把工作辞了也行我的积蓄完全够花…”姜丹尼尔看不到尹智圣的表情只能手足无措地猜测着,反抱住尹智圣的手一下一下轻抚着后背。




半晌,尹智圣终于在姜丹尼尔的气味环绕中平静下来,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伴随着从心底而发的轻叹,言语与心思一样轻柔,像云,像风,像飘摇的雨,带着兜转了一圈又一圈终于落入归宿的安心缱绻。




“尼尔,明天我就跟老板商量换回早班,大不了不当什么值班经理了。”




“然后找几天咱们都休息的时候去旅游吧,我出钱。”




“我们去还愿。”










END.




写了个啥玩意…希望大家能喜欢




最后迟到的祝福~大辉崽崽生日快乐!